贝 戎

脑洞与吐槽的集合点|薛定谔的更新|三次元忙、懒、拖延症晚期患者|现役officer|为回学校奋斗

光奥光 Blue Night 02

我,果然,不适合,打极神……

能活过P3就是胜利!!!

P4是什么!!!陨石我不认识啊!连线什么鬼啊!  

roll到影之国腰带就毕业!

02

  发烧并不是件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烧退后持续性的鼻塞与咳嗽。

  好不容易雕好一缕魔纹,帕维嗓子一痒,扭过头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想了想他还是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魔杖是法师最亲密的战友,作为将法师体内以太转换为最强术法的媒介,每一根精密的魔纹必须完美契合,优质的魔杖甚至能将术法的破坏力翻倍。

  身为一个优秀的雕金匠,他的每一件作品都必须是完美的。

  歉意地对围观他工作的工匠们笑了笑,面对着一群人疑问为什么不继续的眼神,帕维摩挲着雕金锤的花纹,想了一下,犹豫着说:“我现在这状态不适合继续……魔纹太苛求精密了,我不能保证自己的手能控制住。”

  从格里达尼亚流浪到乌尔达哈,被雕金协会会长赛伦蒂碧提小姐捡了回去,是帕维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是在乌尔达哈做个普通的雕金匠,定时给艾斯泰姆珠宝店交货,偶尔接接富商的定做,也许会某天控制不住自己拆了涅吉,要明白拆卸分解,深入了解一件东西的内部构造可是每一个工匠都控制不住的欲望。

  而会长却说他有极高的天赋,他的修行到了瓶颈,他需要更高级的材料来精进技巧,他可以去市场购买原料,也可以委托冒险者带来猎物,然而正如同了解酒要了解米,一个优秀的工匠必须了解他作品的每一个原料,才能把握住每个细节。

  被涅吉一脚踹进咒术师协会,脸砸到柜台上成功吓炸了雅雅凯小姐是帕维永世的黑点,虽然后面他也成功报复了回去,在给涅吉换核心零件时改了一下零件的纹路,让他唱了两天小黄莺。

  帕维明白会长这是为他好,无论是获得高级魔物的素材还是进入更危险的矿区,他都需要强大的实力来武装自己,而在看到魔物轰然倒地的瞬间,他不是不兴奋的,血液在身体里燃烧叫嚣着战斗,无论是森林之民还是暗影之民,都是曾经纵横森林草原的强大种族啊。

  “噫?你弄好了?”工坊的门口突然传来声音,随即探出一颗银蓝色的脑袋,无视身后工坊老大诺贝托不赞同的眼神跟阻拦的手臂,英俊的精灵大大咧咧地敞开了大门,迎面呼啸而来的凌冽寒风立马让帕维大大地打了喷嚏。

  “啊抱歉抱歉。”奥尔什方尴尬地傻笑着赶紧把门关上。

  火炉将冷意逼退,帕维揉了揉鼻子,把咽喉的瘙痒强压制住才开口:“不好意思,没经过您的同意就擅自进了营地的工坊,请不要怪……”

  “不不不。”奥尔什方摇摇头,左右晃动了一下手指,“我之前就说过了,巨龙首营地来者不拒,只要你在滞留期间将你所持的知识和技术分享。”

  “我只是没想到……拥有如此强大战力的你,居然还是位出色的雕金匠。”精灵张开双臂满怀激情地感慨着,然后收回手臂做出一个屈肘攥拳的动作,“实在是太棒了!”

  帕维克制不住自己稍稍后退了一小步,虽然说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见识过奥尔什方无比热情的性格,然而见识过不代表他能马上从容淡定地……接受。

  哪怕他更想无视。

  不知道如何接话的冒险者迫窘地抿着唇,似乎不知道怎么接过话,奥尔什方也坏心眼地不避开话题,饶有趣味地紧盯着帕维接着说:“哪怕我没亲眼所见,然想必你的技艺也一定如你的魔法一般强大而绚丽。”

  “咳咳。咳,咳咳咳咳……”原本是假意的咳嗽因为呛进了口水变得撕心裂肺,帕维荒得直摆手又忙着捂住嘴要强压住直涌到嗓子的铁锈味。

  奥尔什方被帕维的反应吓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上前扶住他的肩膀,手在背后轻拍:“慢慢来,不要急,屏气——呼吸——”

  大概是长年生活在低温地区身体自发进行的内部体温调节,精灵掌心的温度烫得惊人,像极了独行在雪夜寒风中突然出现在前方的火光,越来越明亮。

  感觉到冒险者止住咳嗽后那一下不自觉的瑟缩,奥尔什方自然地收回了手,笑道:“也许你现在有时间来一下备战室?送往都城的使者已经回来了。”

  “不好了队长!”雅埃勒慌慌张张地冲进工坊大喊,“放哨的骑兵传回报告,弗朗塞尔少爷率领着骑兵去了钢卫塔废墟,要讨伐在那附近肆虐的龙族!”

  “我完全没收到相关的联络。”奥尔什方表情一肃,犹豫了半晌,才慎重地转身看向帕维,“实在不好意思,能拜托你……到北面的钢卫塔去助那家伙一臂之力吗?”

  说到最后,奥尔什方也不收敛自己的欢喜了,黑发精灵在他犹豫的时间就 褪去了工匠的围裙换上了专属的战斗法装,正低头检查着装备,只给了他一个平静的眼神。

  首饰齐全,靴子OK裤子OK腰带OK手套OK衣服OK帽子OK,扯扯衣袖,帕维撇了眼法杖,应该能坚持。

  最后向奥尔什方点点头,出门牵鸟,抓熊孩子回来打屁股了!

  


评论

热度(7)

©贝 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