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 戎

脑洞与吐槽的集合点|薛定谔的更新|三次元忙、懒、拖延症晚期患者|现役officer|为回学校奋斗

【翻译】【ST】My Name is Jim Kirk (08)

chapter.08  Not Yet   

beta:@Zht_lgnk 【弥月月最好了>3<


作者注:谢谢所有的回复,一切尽在不言中,求保持!


  “你想要进来吗?”停在他家门前时Jim问了一句,用他外套的袖口擦掉他脸上最后的眼泪,“有人陪我最好不过。”【"I could use the company."】

  “是啊,真他妈好。午班前我都不在。”McCoy耸耸肩,熄灭引擎,“你有茶叶?”

  Jim偷偷笑开来,声音听着依旧有些哽咽,他边开门边说:“是的,该死的多的茶叶。”

  他不是在开玩笑。厨房——出乎意料的整洁,考虑到这家伙平时都是穿着皮夹克骑着摩托车出现,坦白地说,闻起来就像从奶牛那来的——包括橱柜,Jim打开它,从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弹出了三包不同类型的茶叶,起码有三十多种东西堆积在架子的底层上。有一半在甚至没有英文标签的盒子里。

  “我猜是你的男朋友留下了那些。”

  “他是半个日本人。”Jim解释了一下,“虽然他爸爸会大吃一惊——他最喜欢伯爵红茶。一点都不日本人。有时候我会泡一壶完全老派的茶,这闻起来就像他在家。实际上我不喝这玩意。”

  “以前常常回到家就闻到的味道?”

  “醒来时的味道,实际上是。他在爱荷华市区里上班,我是第一个回到家的。在早上,我醒来知道他没有离开,因为我能闻到茶香。如果我能在我们房间里闻到茶香,那他一定坐在客厅里喝茶。”Jim对着水壶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我接收到了那味道,我下楼就刚来得及在他上班前跟他说再见。”

  “长时间的工作?”

  “是的,好吧。比我长。但是是更有规律的上班时间——他能提前几个月知道他的工作进度表。”Jim扭了扭嘴,“他走了之后我开始在星期六上班,那样我就不用连续在家里呆两天了。”

  “好吧,你告诉了我一些糟糕的操蛋事。”McCoy说到,喝了一大口茶,“告诉我一些好料。”

  Jim领着他来到餐桌边,双手捧起他的杯子,对着窗台上的相框点点头。两张照片,并排贴着,他把其中一个拉过面向McCoy好让他看得更清楚。这是张没对准焦距的照片,在某间运动酒吧里的模糊一拍。Jim手里拿着一杯啤酒坐在桌子边,笑得像个十足的傻瓜。男朋友貌似刚刚加入他们──他有些疑惑地看着相机,手环过Jim 的脖子,在他身后拉下身子直到他们的脸在统一水平线上。

  “我甚至记不得那是在哪儿什么时候拍的了。”Jim 说到,“可他就是那样的人。即使我是个白痴棒球脑残粉,他就愿意忍受它。他完美,男人。他不介意我跟我的朋友去酒吧看联赛。那不是他的兴趣,所以他不会去,可他不介意我去,只要我回家。他会留意比赛时间,在比赛结束半个小时后,来接我。从来没有抱怨过。”

  “不经常有笑容,是不?”

  “没有。”Jim 没听清楚话就耸耸肩,“他只是不是那么地善于表达。有时他会对着我笑──但他不用那样。你知道类似这样的人吗?”

  见鬼,他就跟这样的女人结婚了。Jocelyn也不常笑,可他仍然清楚──在某一刻,至少──她在想什么:“当然。”

  Jim沉默地盯着那张照片许久许久,所以McCoy把注意力转向另一张照片上。这是张稳定的,摆好姿势的,Jim和同样不苟言笑的年轻人的照片,站在一个海湾的风景点前。尽管Jim的脸上有笑容的皱痕,可那不是在他钱包里那张照片或者是在酒吧里拍的那张的开怀大笑,那是僵化的,牵强的,克制的。

  “那是在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夏天里拍的。我们十二月开始交往,所以那时我们在一起大概……七个月。这是在北加州。我们自驾过去,在路上让人帮我们拍了这张照片。结果Spock把这发给了他妈妈。因为我在照片里看着稍微有点像正派人,他妈妈以前没见过我。”

  “七个月,她都没见过你?”

  Jim摇了摇头:“他的父母那时都住在东京。事实上,我敢肯定他们现在还在那边──在他离开的时候。"

  “哪方是日本人?他的母亲?”

  “他的爸爸。他的妈妈是美国人。有一次他们闹翻天了,所以Spock离家出走了,同时,Spock放弃了他的姓氏。”Jim脸扭曲了一下,“我想Grayson是他妈妈的娘家姓氏。我真的不是很清楚这些。”

  “你们从来不谈这事吗?”

  Jim耸耸肩:“瞧,我知道我正把我老底都泄给你了,但是……我不知道。我觉得我能相信你,兄弟,这就是这六个月里需要吐出来的操蛋事而说不出来。我真的不想说这个太多——Spock不想讨论这个。我收集事实把它们拼拼凑凑起来——就是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你懂的,然后我得到了我自己的结论,可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对的。”

  “不过,四年……”

  “有一次我逼问了,他……嗯,很焦躁不安。”Jim回避地说,“他很心烦意乱,我不想事情变得更糟糕就让话题过去了。我所知道的是,他真的是依恋妈妈的男孩,他不能辜负任何他爸爸对他的期望,而这个导致了裂痕。这也跟一些女孩有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有点吃惊,我们该说——可这主要是Spock跟他爸爸发了疯似的冲突。我的意思是,好吧,他为了摆脱那家伙搬到了这块大陆。”

  “你的妈妈呢?她喜欢他吗?”

  Jim脸抽了抽:“啊,是啊……我的家庭好不哪去。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爸就死了,我妈妈……你明白的,她伤心得一塌糊涂。我不是这世上最简单的小鬼。”

  “无法想象。”McCoy拖长了调子说。

  Jim低声地笑了:“我和我妈都不说话。近几年都没有。她回到蒙大拿——那就是我怎么遇到了Spock的。协议遇到了些复杂的情况所以我不得不去见家庭律师,然后Spock在同一个办公室里刚开始上班。可是我妈妈走了,之后我就没跟她说过话了,所以……不她没见过他。也不喜欢他。妈妈对同性恋不感冒。”

  “啊哈。”McCoy耸耸肩,“好吧,这就解释了某些事情了。”

  “嗯?”

  “你没有支持网络。这意味着很难有人注意到你有问题,更别提实际地去解决这个问题。”

  Jim视线下移,低声哼哼起来。

  “Spock有没有要过你戒酒?”

  “一次或两次。是的。”

  “你努力过吗?”

  Jim咬住唇:“好吧。他从来没有……从来没有问过……好吧,我搞砸了好几次,好吗?就像在奥哈马。而当我干了这个,我就会暂时戒酒,可他……他那时候从来没要求我戒酒。他会在别的时间里要我戒,所以……”

  “所以没有。”

  “没有。”Jim不完全地复述到,“没有,我想我没有。”

  McCoy叹了口气,把他的茶推到边上:“Jim,有什么是你没告诉我的?”

  “嗯?”

  “很显然,这全部都关系到你的男朋友。你知道的,公平交易,但是有些事情你没有说出来。逼着他离开的绝不仅仅是通常的酗酒──你为此太惶惶不安了。某些事情发生了。你们在一起四年,而你相当热切地给我一个从来没做过任何混蛋事的完美无瑕的男朋友的形象。可是一定有事情发生了。如果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从来没有,那么……”

  “他没有。”

  “所以责任全在你?”

  “整件事情?不,不全在我──结局?他突然离开的那晚?是,全是我的错。”Jim悲痛欲绝地说到,“一月十八,他在一月十八那天离开的,那是个星期一。”

  “发生了什么事?”McCoy轻声问。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只有挂在厨房门梁上的时钟在不断地滴答作响。Jim握紧手,在他最终抬起头的瞬间,本能地松开握住杯子的手。牙关紧咬,他的眼睛在苍白的脸上分外明亮。

  “我做不到。”他说,“还做不到,只是还做不到。”


  McCoy走后,Jim在客厅里登进电脑系统,滚动浏览着Sulu称作是他的尾随犯的收藏地址。他收藏了每一个他所知道的Spock的账号——从他的Facebook页面里(很久以前就停用了)到他用来交易股票的网站。【from his Facebook page (long since deactivated) to the websites he traded stocks through.】大多数已经无用了,无法跟账户持有人联系,Jim早已经放弃希望能找到一些关联了。

  Spock的电子邮箱已经停用——或者是系统屏蔽了Jim——因为他每次试着联系对方,电子邮件都会被自动退回。他强烈的隐私意识意味着Spock在搜索引擎下隐藏好了,一次Google搜索只带来了Jim已经拥有的目录。他的Facebook在他离开的一个星期后就停用了,再也没恢复过。

  他不见了。

  这是个显而易见的事情,然而Jim时常希望能有所改变。他在他的记忆里到处挖掘——还有在Spock遗弃的东西里——找他父亲的姓氏,并把它加入到搜索里,而这不起任何作用。他试着拼写每一个他能想起来的Spock的名字,可是没有成功。【but came up short.】他搜索了所有他们的共同好友在Facebook上的个人资料,寻找新增加的共同好友,可这也没有任何结果。

  Spock十分干净利落地从互联网上消失了——并不意味着他之前很有存在感。

  讽刺地,Spock的母亲比他更有存在感:她写着一个博客,“一个在日本的外国人”。关于一个西方人在遥远的东方。自Spock消失无踪后,Jim就一丝不苟地追着她的更新,尽管他对一个西方人在东京、在新泻、在仙台、在鸟取或者别的什么地方的实际经历行动一点兴趣都没有。【Ironically, Spock's mother had a bigger presence than he did: she wrote a blog, A Japanese Foreigner, about being a Westerner in the Far East, and Jim had religiously followed her updates since Spock had disappeared, despite having no interest in the actual experiences of being a Westerner in Tokyo, or Niigata, or Sendai, or Tottori, or anywhere else for that matter. 】而她极少提及她的家庭,只是曾经有那么一回模糊地暗示了发生了何事:最后想起了我儿子,此时此刻他正处于一个困难时期。至于Jim能说的,那是她的忠实追随者们第一次听说到她有个儿子。

  是那件事。

  那就是全部。一行字,日期在Spock消失了三周后,仅此而已。她不再提及她的儿子了──可Jim一直追着,希望她能给他一些东西──任何东西──能支撑着他继续。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些许。任何的──哪怕只是少少的一行,能告诉他从哪里开始,从哪里入手。

  但不是现在。他得先收拾好自己。他得头脑清醒地而且比那更好地接近Spock,不再像那个第一回逼走他的那个混蛋。他得改过自新了地接近Spock──而为了那一天,他得脱胎换骨。

  所以他注意着,等待着,但是他没有行动,时机未到。


TBC


评论(4)

热度(2)

©贝 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