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 戎

脑洞与吐槽的集合点|薛定谔的更新|三次元忙、懒、拖延症晚期患者|现役officer|为回学校奋斗

光奥光 Blue Night 01

复健用,无大纲,跳跃写,随时坑。

原创黑魔腿精X老爷

光奥光 Blue Night  01

  我穿过森林,越过海洋,于茫茫戈壁中踽踽独行,冒着漫天大雪翻山越岭,只为见你。
  
  部下正在一丝不苟地汇报着战役的情况,奥尔什方却一心二用地把50%的心思往右边的壁炉飘去。
  摆摆手告诉卫兵自己知道了,老生重谈的情况,自第七灵灾后整个库尔扎斯就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了五年多,物资不足粮食缺乏,当然少不了烦不胜烦的龙族。
  巨龙首营地因为福尔唐家愿意接受佣兵跟冒险者加入还能勉强应付过,艾因哈特家本就因龙诗战争而人丁凋零,这代也仅剩他的挚友弗朗塞尔这么一个继承人了,现在又遭人陷害……奥尔什方不禁紧了牙关。
  他万分感谢狄兰达尔家的排外,让那位寻找飞艇的冒险者误打误撞遇到这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话说回来……奥尔什方扭过头直直地看向壁炉那边,燃烧旺盛的炉火足以提供整座指挥塔所需要的热量,奥尔什方也只是在锁子铠里穿一件贴身的衣物,有的士兵甚至光着膀子就在屋里练起下蹲,然而弗朗塞尔介绍来的冒险者……
  那位他们的同族冒险者正紧紧抱着双腿坐在壁炉前,脸埋进膝盖,宽大的法师帽帽檐拉下包住长耳,被当斗篷使的僧袍露出来长袍的边缘,在里面好像还有一件战斗装,裤子貌似也是套了两条?
  如果可以,他是不是会把自己丢到火里去?
  奥尔什方忍不住招手让雅埃勒过来,低声问:“那位阁下坐在那多久了?”
  雅埃勒歪头想了想,犹豫地回答到:“好像有……4、5个小时了吧?”
  这话一出,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向壁炉望去,“天啊。”雅埃勒惊叫一声,“他不会把自己烤干了吧?!”
  “不可能。”奥尔什方下意识反驳道,“那么美好的肉体!我还能感觉到他炙热的体魄跟响亮的喘息。”
  等等,炙热的体魄跟响亮的喘息?
  科朗蒂奥径直走过去,手探向冒险者的胳膊,对方没有一丝皮肤流露在外,但是隔着厚实的衣物都能感受到那骇人的热度。
  “队长,冒险者阁下发烧了!”
  
  醒来的滋味永远不好受。
  重力似乎在头顶又似乎在脚下,时而在身边上下起伏着,世界在天旋地转。
  帕维仿佛感觉自己是清醒的,可是思维却指挥不动四肢,脑袋像是被陆行鸟反复踢了几回,头痛在一波一波地炸开,身上厚重的压迫感仿佛是有千万只野生巨鳄爬在他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去。
  飞船还要找吗?找得到吗?找不到怎么办?迦楼罗要怎么找?放风筝吗?我才是被放风筝的那个吧?为什么不先救人?库尔扎斯冷死精了,他能回乌尔达哈吗?不不不,不去格里达尼亚,这城市对他不太友好,每次去森林都在下雨,精都要长蘑菇了……
  说到格里达尼亚他其实挺怀念魔女咖啡馆的清炖盗龙肉的,那是他次数不多对自己又漂亮地干了一票的奖——
  咕……咕咕……咕……
  励。
  胃部的消化运动在耳边跟打雷没区别,勉强唤醒了帕维混沌跟浆糊似的脑子,开始接收周围的信息。
  褥子为了增加厚度垫了几块兽皮在下面,帕维闻到了黑羊与巨鳄混合的膻味,背后有点潮,貌似是汗水留下的痕迹,今天天气依旧好冷,鼻尖凉凉的。
  好歹辅修过一段时间的秘术,帕维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无疑是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后一放松下来身体就提出的高烧抗议,发了汗就没事了,后续一段时间的鼻塞喉咙痛都不是问题。
  这些都是不用在意的,最重要的是这个被窝的温度!他爱这个被窝!他迷恋得难以自拔!清晰的暖意,美好的温度,这被窝是他一生所爱!
  铁靴踏在石头上的咄咄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了门口,似乎察觉到了房中人的苏醒,轻敲了门才推门而进,同时带来了水蜥肉排与奶茶的美好香气。
  “冒险者,你醒了?”
  帕维挣扎着仰头循声望去,银发精灵眼里满是为他清醒过来的喜悦,端着放置了食物的托盘微笑着向他走来。
  此时的帕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幕会再出现在他生命里,成为他频繁回忆起的景象,多年后回想起这一幕,那个消融了他心中的坚冰的笑容,成为了沉甸甸地坠在他胸口的石。

 

评论(3)

热度(20)

©贝 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