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 戎

脑洞与吐槽的集合点|薛定谔的更新|三次元忙、懒、拖延症晚期患者|现役officer|为回学校奋斗

扉泉/柱斑 光阴之翼 01-03

拿什么治疗你,我的话痨症。
这废话程度……我特么写的完吗……
先不管ab已经跟许废一德行这个问题,火影起点流也有不少太太写了,然而我还是控制不住我的爪啊……
嗯,文名是FF14亚历山大机工城副本的梗【。A12S的苦谁打谁知道……

 同tag跟一位太太撞梗了【。即视感是我的锅……

 

半复健,尽量填。我努力不骨科【X

泉奈奈二周目,致力于帮斑哥脚踩千手剑指天下!(๑•̀ㅂ•́)و✧

顺便弄死黑绝。

然后看在斑哥份上,同意千手柱间改姓宇智波。

01.
  讲道理,背后灵这种存在不应该是守护亲人的吗?
  他宇智波泉奈是这辈子作孽太多杀人如麻然后又没给满天神佛烧香的错导致了他死了都不得安宁吗?
  一睁开眼见到的就是千手扉间那欠了他五万金的债主脸,下意识一拳过去他竟是直接穿过了死敌的身体,不死心重试,愤怒的拳头一次次落空,连化作风吹动对方的头发都做不到。
  从暴跳如雷到平心静气不过是十来分钟的事情,泉奈明白自己的处境后很快就摸索出了规律。
  没人看得见他,没人听得见他,而他却离不得千手扉间一丈的距离,一股莫名的牵引力限制着他只能围绕着千手扉间走,或者说飘。
  唯一的好事大概是只有失明没有反应在灵体上,他的眼睛还在,依然能看见东西。
  嘛,能近距离欣赏哥哥战斗的英姿跟白毛临死时的恐惧,这背后灵他当了也算是不错,泉奈望着前方宇智波斑一路狂奔强袭而来的身影,愉悦地想。

  泉奈罕见地落在地上,假装自己还是个活人需要脚踏实地地走路,而不是像刚开始成为灵时漂浮在半空中,还会孩子气地在千手扉间的白毛脑袋上蹦哒。
  这是个他努力设想过又因缺乏鲜明意向而难以想象的场景,宇智波与千手的结盟。
  泉奈知道终会有这么一日,宇智波一族向来人丁不旺,族里的鹰派鸽派人数向来五五分成,他们的战损率一直远高于千手,主和的声音在千手柱间大大咧咧地喊出结盟后就一日强过一日,若不是作为主战领头人的他身居高位能压制得住,也不会拖到他死后才结下盟约。
  没有他挡住千手扉间,加上白毛新开发的空间忍术,其他开了眼的宇智波对上这个千手毫无胜算,除了哥哥。
  他死在千手扉间手上,族里的鹰派势力就可谓是土崩瓦解了,他的心腹会执行他最后的命令,而得到了永恒万花筒的哥哥会干掉千手扉间后与千手柱间一战,无论胜负,在最终一战里展示了强大战力和顺应了民意结盟的哥哥也能在族里与联盟中坐稳位置。
  然而……
  是他算错了一步,他算差了千手柱间。
  泉奈抿着唇咬紧了牙关,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画面,从千手柱间的伸手到与兄长的双手交握,他不敢有一丝分神,生怕错过一丁点细节。
  他的哥哥穿上了正装的族服,漆黑的族服柔顺崭新得像是专门为这个典礼定做似的,而泉奈清楚得记得,上一次兄长穿这套衣服是在父亲死后以新任宇智波族长的身份去拜见大名。
  这个典礼,应该有他的位置。
  泉奈抬起脚,走到斑的身后,在千手柱间身后同样的位置上是千手扉间,他能感觉到灵体在被撕扯,因为他站到了最大距离的临界点。
  哪怕被撕成两半,他宇智波泉奈也要站在这个位置上,从此刻起,这个世界将开启新章,宇智波也选择了新的道路。
  此后宇智波一族将潜伏下来,是能成为捕食的隼鹰等待一飞冲天的时机,还是成为圈养起来的家雀终将走向没落,与他无关了。

02.
  “……我们不能做主动方……全部暗线要潜伏下来,最近不要有异动。”高大的白发男人慢慢地说道,“边界布防要重点留意岩忍动向,有冒头的,对峙不出手。”
  穿着绿马甲的上忍们纷纷领命瞬身离开,留在最后的猿飞迟疑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同伴扯了袖子拉走了。
  扉间闭眼在心中叹气,他知道猴子想说什么,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他已经两天没睡过了觉了,备战时期休息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而刚刚在实验室的分身解除了,送回来的信息让他有些在意。
  “我去实验室,你们先退下。”隐蔽处的黑影听令离开,扉间发动飞雷神到达他的秘密基地,桌上的卷轴已经演算完毕,拿起卷轴再仔细检查了一回,扉间在实验柜里取出一个罐子,转身进了实验室的更深处。
  将事先写好在卷轴上的阵法术式拓印在地板上,罐子与早已登上死亡名单的战俘束缚放置在中央,随着结印的施展术式带着尘土彻彻底底覆盖住战俘的身体,扉间吞下兵粮丸补充自己被吞噬了一半的查克拉,等待着阵法完成。
  “……扉间?”烟尘消散后,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扉间面前。
  “大哥。”看来是遗传物质的问题,还有查克拉的消耗量也要进一步减少,思考着改进方向的扉间回应到,如果是召唤敌方大将的话要削弱意识……
  “你成功了?”柱间脸色复杂地看着他的弟弟,他知道扉间在开发忍术方面很有天赋,但是他是不是在不知不觉地走上弯路?
  “嗯,实验证明是遗传物质的问题……第一次我用你的头发实验出来的只有躯体没有灵魂第二次用你的皮肤组织反而有灵魂没有形体变化而且还要你压制原主要进一步抹杀意识这次用你的手指就成功了而查克拉消耗有点大——”
  “如果我当时没有把斑火葬,你是不是也想召唤斑?”柱间开口打断扉间的喋喋不休,他了解他的弟弟,扉间在紧张的时候面对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语速。
  “……你已经把他葬回宇智波的祖坟了,在泉奈旁边,还下了封印。”扉间指出柱间伤刚好就做的事情,趁他为村务忙得天昏地暗无暇顾及到,而他甚至没来得及做点什么。
  “那现在呢?”
  “……我只有他的血。”
  “我知道,你一直不愿看斑的眼睛。”
  “……多说无益。”
  “把术封印了吧,扉间。”
  所以哪怕是黄泉归来的人,也看不到,也感受不到。
  正在对话的千手兄弟完全不知道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有他俩对话的主角之一,泉奈抽回他在背后穿过柱间胸口的手,眼神复杂。
  
  第一次忍界大战的爆发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木叶的两大顶梁柱前后逝世,面对风土的联手,扉间决定与雷之国联手,他猜到了有人不想让火雷联合,只是没想到会是云忍内部的反水……
  泉奈坐在树上,看着脚下扉间为了让大部队撤离留下做饵,等待着回归黄泉的一刻,这是个必死的局,他可是准备好了一堆嘲笑千手扉间的话,准备好好招呼他的死敌。
  哼哼哼,让你搞实验,让你忙公务,让你不睡觉,让你不吃饭,让你带病上战场,让你跟你哥一样玩哀莫大与心死痛莫过于情殇,太难看了。
  千手扉间!快把你哥叫出来揍人啊!
  我的死敌!怎么可以死在这种喽啰手上!
  悄无声息地贴好起爆符,扉间冷笑着,他死怎么可以没几个垫底的,不过是有些遗憾。
  这种死法,下去肯定会被嘲笑的。
  互乘起爆符的巨大威力炸毁了半片森林,留下了金角银角,也留下了二代火影的命。

03.
  ……能不能放他安生去黄泉找他哥?
  不过是一个闭眼睁眼的瞬间,泉奈满心满意地以为自己能踏上三途川,结果睁开眼看到的是被结界渲染成一片昏暗紫色的天空。
  “你竟然如此亵渎死者!”
  严厉的斥责响起,循声望去,泉奈不用半秒就意识到是个什么状况,控制不住情绪翻了白眼,终于有人说出这话了,虽然骂的对象不对,开发这个禁术的是你的老师。
  盘腿飘到半空中,泉奈无视下方激烈的打斗,思索着自己的情况。
  照理说千手扉间死了应该是跟他同归黄泉了才对,秽土转生若说是复生术更接近于通灵术,当初白毛自己都实验出来要召唤他们的灵魂必须有遗传物质,而且量还不少……
  莫非……泉奈眼神瞬间狠厉,瞥向一直做壁上观的大蛇丸,不简单啊,居然把白毛的禁术完善改进了,拥有这样的能力,木叶居然还让他叛逃了,这村子养的人是越来越废了。
  你来我往的交锋不过一两分钟的事情,泉奈悠闲地观察着盘踞了半个屋顶的树界降临,心中估算一下,查克拉量没有本尊多,而且二对一都没能速度弄死敌人,秽土转生的作用依然有限,是作为祭品的质量问题?受施术者影响?也可能是本尊的意识问题?
  鸡肋。泉奈最终做下结论。
  白毛搞这个到底想干什么?
  一股几乎化为了实质的寒意突然从泉奈心里冒出,转身盯向被黑夜暗行之术占据的空间,目光冷得能掉出冰碴来。
  “禁术?尸鬼封尽!”
  等下!凭什么封印白毛把我也扯进去——
  
  “这确实算不上是个好忍术啊,扉间,所以那时候就该按我说的——”
  “大哥闭嘴,我在跟这个年轻人说话。”
  顾不上几个人之间的吵吵嚷嚷,泉奈闭了眼又睁开,偏头看了看跟他同样飘在半空中的黑衣青年,然后扫了眼下面跟青年有几分相似的少年,意味深长地轻笑:|你弟弟。|
  青年犹豫了片刻才点点头,问:|你能看见我?|
  |你可是我看到的第一个背后——|
  “宇智波的人啊,原来如此,难怪不是善类。”
  泉奈忍不住飞起一脚,踹向扉间的脑袋,一如既往穿了过去,你丫搞的那些破事他都不想说了,现在还又敢讲是宇智波的锅?!
  鼬看着面前这个跟佐助可说是十分相像的青年,不由地亮出了自己的写轮眼:|宇智波?|
  泉奈没有回答,只是同样睁开写轮眼。
  “三代,为什么要鼬去做那种事?”
  泉奈脸上闪过一丝困惑,他看向那个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忍者,照理说猿飞的性格……看来在白毛死掉后宇智波出了不少事……
  随着几人轮流的诉说,泉奈算是理清宇智波们在木叶这几十年的情况,倒是个并不意外的结局。
  |宁愿站着死,也不要跪着生。|泉奈叹息着说,|你父亲这个族长也算及格了。|
  |……|鼬张了张口,盯着泉奈看了好一会儿,有些哽咽地问,|您……不怪我吗?|
  |用守护的名义圈养着火鸟,是引火自焚烧了自己还是彻底熄灭不稳定因子?|泉奈冲鼬扬了扬眉,语气稍微严厉了些,|宇智波可不是以战败者的身份与千手结盟的。你父亲把你俩兄弟护得太好了。|
  看着青年茫然若失得似乎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泉奈想了想还是像以前斑拍他脑袋那样拍了拍鼬:|宇智波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是。|
  “没有任何氏族比宇智波一族拥有更深刻的爱。”
  泉奈惊愕地看向千手扉间,他没想到能从白毛口中听到这般评价。
  如同千手扉间了解他,他同样了解千手扉间,这个人偏执起来,比宇智波更宇智波,特别是在被他贴上标签后,片面的标签定义是撕都不下来的。
  比如他认定千手柱间一遇到斑哥就没了原则,比如他认定宇智波们终会烧了自己烧了世界,比如……他认定宇智波泉奈骗了他。
  嗯……这点倒是没错,临死时坑他那回还是被发现了。
  “宇智波一族里心思细密的人的确很多,强烈情感觉醒后的人大都被黑暗所缚。”
  |越是心思细腻的宇智波,就越能觉醒写轮眼,也越会看到更遥远的未来。|
  明明是不同话语却是讲述同样的事情,连音节都微妙地重合在一起。
  泉奈说完,过了良久,才轻轻地叹了口气。
  宇智波不会把希望寄予旁人。
  
  现实永远都和设想大相径庭。
  辉夜姬与黑绝被彻底送回宇宙,被拉到另一个空间的几人也被通灵回来,曾经喧闹的现场是一片难得的清静。
  顾不上距离太远灵体被扯得有些痛,泉奈落到斑的身边,握住他的手:|哥哥,辛苦了。|
  大筒木辉夜姬,六道仙人,因陀罗与阿修罗,距离他们万年前的神话时代,宇智波与千手有着同一个祖先,持续百年的两族之争皆由黑绝挑衅而起。
  似乎感觉到了掌心有陌生又熟悉的温度,斑不由自主地望去,虚空中他恍惚看到了泉奈的影子。
  泉……奈……我……
  |不急,哥哥。|准确捕捉到斑的未尽之意,泉奈合上眼睛,他弯下腰,让斑的手在自己的额头上碰了一下,|我等你。|
  看到柱间过来,泉奈自觉退开,有些事情他再在意也无法阻拦。
  他的后辈依然站在他弟弟身后看着他,柔软的眼神跟斑哥看他的是一样的。
  泉奈冲他点点头,有些话不必说,生者的世界不需要死者多做什么。
  送走斑,柱间笑嘻嘻冲自己弟弟喊:“扉间,你确定不要拜托斑给带个话?”
  扉间没好气地撇他一眼,托斑带话,他可不想去到黄泉都被暴打:“不用,我自己说。”
  “哈哈哈哈哈好吧。
  不敢想的梦,不敢说的话,都留着,等到了黄泉,要跟他一一述说。
  大概是藏着的时间太长,实在是有点憋不住了,秽土转生解除,扉间轻吐出心中千回百转的音节,瞬间消散在空气里。
  泉奈闭了眼,把到了舌尖的字吞了回去。
  果然是千手卑劣。
  我们都过界了。
  

tbc

题外话:从我个人角度而言,斑爷一生无憾,火影世界是要天下太平或是战火连天,风起云涌由他起由他灭,翻云覆雨皆在反掌之间。
然而……
尼玛的ab搞了个黑绝捅刀╰(‵□′)╯ 斑爷做的一切都变成了笑话!炒蛋得跟龙首成嗜血族新王一样!
总而言之╰(‵□′)╯ 战场可以输,召唤必须死!西皮可以逆,黑绝必须死!

 

评论(21)

热度(36)

  1. 💔贝 戎 转载了此文字
©贝 戎 | Powered by LOFTER